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奧塔哥半島Otago Peninsula)上轉悠了一整天,其中一半的時間獻給了「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這座半島最北角的建築里有著「皇家信天翁」(Royal Albatross)和「藍企鵝」(Blue Penguin)兩種野生動物Tour,這讓此地成為奧塔哥半島遊客最多的地方。




 

喜歡我們的文章就幫忙「分享」吧,有緣看到我們的文章就「追蹤」我們的FB專頁嘛~這是給予我們寫作的最大鼓勵和支持喔!

文章版權 © 海獺行游工作室 及 Queenie,go! 所有。(歡迎轉貼連結,但嚴禁修改轉載,如有需求請來信詢問,感谢

 

說到信天翁好多地方都有,但皇家信天翁這個細分種類大部分人都只聞其名但從未見過,聞其名是因為這種鳥是世界上最

大的海鳥,翼展有3米多,並且它們還是一種以「流浪」作為生活態度的動物,在沒有配偶的時候經常會獨自在海上不著陸地飛行好幾年。然而人們大多沒見過它們是因為這些鳥數量實在太少了,且大部分皇家信天翁都生活在新西蘭的偏遠無人小島上,眼前的這片海角是全世界唯一的皇家信天翁陸居地,換句話說開車能到的唯一能看到它們生活場景的地方就只有這裡。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樸素的皇家信天翁中心坐落在一座小山的山腳下,那座小山三面環海,周圍有多個小海灣,如果找個制高點眺望一下會發現這附近除了皇家信天翁中心以及一個堡壘之外沒有任何人類存在的痕跡,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海鳥聚集在這片並不算太寬敞的土地上。說起來這附近棲息的鳥類有多少呢?我並沒有查到特別精確的說法,但我想只要看看附近路上秘密麻麻的鳥糞和到處飄舞的絨毛,這問題大概就已經得到一個大概的回答了。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因為參觀人數眾多,所以參加任何遊覽項目都最好提前預定,看藍企鵝的Tour是在9點多傍晚的時候,而看皇家信天翁則一定是白天。我們時間安排的比較鬆散,因此要在這裡等一個小時左右,好在中心內部有一家咖啡廳,以及一個講述此地區生態的小型展覽可以打發時間。我曾試圖在外面多溜達溜達,但即便是初夏這個地方已然寒風凜冽,風一猛起來別人對著你說話都聽不清楚,更不要說還是不是嘩嘩的下一陣子橫著走的雨,馬上就讓人敗下陣來。但無論外面天氣是什麼樣,我們最終還要回到戶外,在嚮導召集遊客集合的時候我們穿好衝鋒衣,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當然了,任何時候都會有穿單衣短褲的白種猛男出現,我們的確比不過。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紐西蘭旅遊 相關文章:

 

 

紐西蘭奧克蘭跨年住宿 華爾道夫酒店公寓 開窗就能看天空塔

紐西蘭 | 庫克山隱士飯店The Hermitage Hotel的Premium Plus房和Alpine Restaurant

紐西蘭南島親子景點 Tame Wallabies EnkleDooVery Korna 被小袋鼠萌化吧

紐西蘭Lake Tekapo住宿推薦 White House(白色度假屋) 客廳無死角看提卡波湖

 

簡單的講解後,金髮碧眼但手持保溫杯的嚮導小姐幫我們打開鐵柵欄門,之後是一段短暫的攀登。爬山半路上我們看到一片片的海鷗棲息地,密密麻麻的海鷗在幾乎刨光了草坪上做窩養育小鳥,鳥屎幾乎讓周圍的地面變成了白色。我們躡手躡腳的進入到山頂的觀測小屋裡,那裡為遊客準備瞭望遠鏡,皇家信天翁的棲息地就在這座小山的背面,直面著大海和泠冽的海風。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我記得好像說即便在這裡,看皇家信天翁也要運氣,同時看到3只信天翁在天上飛就是很幸運了,那現在是什麼情況?我中了彩票了?在我視野里有十多只這種大鳥,它們幾乎在輪流的起飛降落,78只同時在天上的時候也是有的,當然嚮導小姐適時的驗證了我們的幸運,她說現在剛好是起風的時候,這種時候皇家信天翁會特別活躍。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首先說說那些在空中盤旋的皇家信天翁,這大概是我親眼見過的飛起來最有氣勢的鳥。如果說其他鳥的體型都像是身體上裝了強壯引擎的戰鬥機,那皇家信天翁就是一架發動機安在了機翼上的戰略轟炸機,皇家信天翁儘管身體挺壯實,但翼展和身體比例依然十分誇張。這種身體構造使得皇家信天翁給人感覺在天上並不是在飛行,而是在滑翔,事實上它們也確實是最善於利用海面氣流的鳥,它們甚至於可以在想要著陸時實現幾乎懸停在半空中的效果。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說到降落這件事,3米多翼展的鳥肯定會面臨一些無奈,起飛需要助跑一下還好,但降落可就費勁了。它們必須控制自己降落的精確位置,沈重的身體如果撞上岩石或者地面上的同類可會傷亡慘重。因此它們會顫顫巍巍的在風中保持身體平衡,慢慢的對準降落地點落下去,這過程里如果風向或風力突變,它們就需要重新飛起來調整姿態後再次嘗試著陸。大家在嚮導的解說下對它們著陸的狀況都感覺捏把汗,有的信天翁需要連續嘗試34次才最終著陸成功。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其實想起來這片世界唯一的陸路皇家信天翁棲息地面積也真是不大,因為這種鳥其實對陸地大小要求並不是很高。它們生命中85%的時間都不會出現在陸地上,即便降落休息也是在海面上,唯一它們選擇安家在陸地上的契機就是繁殖期,眼前的這些信天翁不是來生兒育女的,就是剛剛長大的小信天翁。這種神奇的鳥類生涯平均每年要飛行19萬公里,這個數字不知道能不能佔一個世界紀錄,或許有的鳥有能力完成這樣的里程但它們只有極偶然的機會才會這麼做,對於皇家信天翁來說這是家常便飯。

-

話說這個Tour大概有一個半小時時間,雖說聽起來挺短暫,但對於看鳥來說其實也妥妥的了,我們在掩體里看著這些皇家信天翁一次次的起降,逐漸也有一開始的興奮轉為平淡。當旅程結束之後,距離晚上觀看藍企鵝還有幾個小時,我們按照當初預定的計劃先去了車程15分鐘的地方看黃眼企鵝,然後找了個風景宜人的停車的地方吃個了野餐。好不容易把時間耗了過去到了傍晚,風卻越刮越猛,氣溫逐漸轉冷,而且還稀稀拉拉的開始飄雨,我對著車外面的狂風驟雨對Robin來了一句:「今天晚上肯定的一場硬仗」。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人們聚集在皇家信天翁中心大堂里等著,黑壓壓的站滿了人,大部分人都對天氣有所準備,衝鋒衣幾乎就是標配,話說衝鋒衣大概是新西蘭最常見的裝扮,一件衝鋒衣壓身,幾乎就沒人用傘了,我們起初也是這麼打算的。等了半個小時以後,嚮導幾乎是準時的出現在人們視野中,站在一個人工藍企鵝窩上面和大家講解注意事項。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觀看藍企鵝,這次的講解大概是最隨意的,第一點就是要安靜,藍企鵝膽子超級小,被嚇到就跑回海裡不會回來,或是呆站一整天。第二點是拍照不能開閃光燈,這一點已然是天大的恩惠,因為這幾乎是南島唯一一個允許拍照的觀企鵝Tour,這也是我們打算在這裡再看一次藍企鵝的主要原因。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接下來在嚮導的帶領下,人們呼啦呼啦的湧向海灘的觀看場地。原本我以為看台和之前的一樣也是階梯的座位,後來發現那裡並沒有座位,只能站著看。這麼一來大家就都要搶著擠到第一排卡位置,站在別人後面毛都看不到,話說這種時候白人朋友們也沒有太多所謂紳士風度可言,只不過大家沒100%秀出自己矯健的身手,大家都勻速的稍微禮貌一些的搶位置,一搶到就別想他讓開了。

-

作為炎黃子孫的我倆當然還是能卡到尚可的位置,不過站第一排就等於要直面迎面而來的寒風和雨水,感覺就像是在雨夜的漁船上一樣,只消兩分鐘眼睛上就都滿是雨水了,看來這即便允許拍照,也並不是那麼容易拍啊。說到拍照的難度,除了風雨外光線也有問題,我們馬上意識到這裡的人工光照遠不如奧馬魯的企鵝中心,ISO開到一萬多,想得到清晰的企鵝照片,也只能祈禱企鵝大哥能心情穩定一點了。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Robin抱著獨腳架蜷縮在欄桿前等了十五分鐘,略有種苦逼的感覺,好在企鵝並沒有讓我們白白苦逼,很快的第一梯隊就抵達海灘了。這一批三四十隻趁著傍晚余暉上岸的藍企鵝跌跌撞撞的從海水中直起身來,四下一通張望,它們在確保近前只有一些海鷗之後,義無反顧的朝著看台旁邊挖好的溝槽走了上來。藍企鵝是世界上體型最小的企鵝,最大的也就四十釐米高,因此越過海灘上的教室並爬上斜坡對於它們來說並不太容易。回家的執念讓他們迅速的跳上礁石,不少藍企鵝走幾步就會被絆倒,但它們會迅速爬起來繼續前進,除非發現附近有威脅,它們是不會停下腳步的。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藍企鵝在新西蘭可以看到的幾種企鵝之中屬於生存狀況最從容的,全球共有100萬只而且數量相對穩定,儘管如此這種小企鵝的求生之路就猶如它們每次上岸跌跌撞撞一樣艱難。小藍企鵝是新西蘭所有食肉動物的捕獵對象,相比其他內陸鳥類,甚至於是Kiwi這種不會飛的鳥,小藍企鵝要額外受到海豹、海狗、海獅的威脅,幾乎一半的海豹會經常捕食小藍企鵝。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大概用了34分鐘時間,這群藍企鵝中的大部分完成了從海灘上到觀景台旁的「危險之旅」,但群體中總會有落下的個體存在,有幾只藍企鵝不知道是膽小,還是好奇,輾轉於礁石叢林中遲遲不往回走。正當人們為它們擔心的時候,第二批企鵝紛紛上岸了,在同樣的一套上岸流程之後,它們沿著前面那隊企鵝類似的線路走了上來,這時候那幾只落單的企鵝抓住機會跟上了第二梯隊。其實大部分企鵝脫離海灘後並不會馬上回巢,它們會停留在站滿了遊客的觀景台下面把羽毛上水盡量甩乾再走,因此我們腳下其實逐漸聚集了大批藍企鵝,看到這情況我也說不清楚這些小動物到底是不是真的像嚮導所說那樣怕人,我覺得它們是不可能看不到距離僅幾十釐米處探頭探腦的人群的。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在我們結婚紀念日的這夜裡將近1個半小時,我們看到五批藍企鵝,總數估計超過200只,在這個過程里衝鋒衣已經不足以讓我不被雨水打濕,我也不太感覺得到身上到底哪裡是濕的,哪裡是乾的,好在新西蘭這個地方足夠乾淨,沒太多病菌,事後我們也並沒有感冒。隨著企鵝紛紛上了岸穿過我們腳下的觀景台進入巢穴區域,整個山坡上都回響著藍企鵝的叫聲,這些可愛的小傢伙在夜色中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巢中餵養幼崽。明天這個過程又將再次上演,藍企鵝父母會游到距離20公里左右的海域覓食一整天,在幾乎同樣的時候以同樣的路線折回,藍企鵝的代代傳承就在這每天進行的危險之旅中進行著。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

或許很多人對新西蘭這種半圈養野生企鵝的做法有話要說,或許會覺得給企鵝準備好木質的窩,以及如此接近遊客的非自然棲息地干涉到野生動物的自然規律。但其實自從白種人登陸新西蘭這片土地,就已經不可逆轉的改變並影響了這裡的生態,不知多少動物已經絕跡,很大原因就是外來的很多食肉物種。因此在不改變藍企鵝大部分生存鏈條中環節的基礎上,為他們在今日所謂的「人類領土」上划出一片安全的土地,並且幫他們解決搭巢技術欠佳的困難,似乎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

如今的新西蘭自詡為環境保護的典範,生態旅遊的先行者,純淨,人和動物和諧共處似乎是這個這個國家的代名詞。但皇家信天翁這種偏安一隅的動物保護區恰恰表現出新西蘭的生態環境狀況並沒有旅遊局所說的那麼好。拿新西蘭的國土面積,和新西蘭的人口數量,以及新西蘭短暫的「近現代文明」歷史相比較,新西蘭人對自己土地上生態的破壞力絕對不輸任何民族和國家。

-

新西蘭人在短短的400年內,用大概區區400萬人口滅絕了若干保有量巨大的本土動物,並且將現存動物中的1/4搞成了瀕危、易危,試想一下如果新西蘭人口密度和歐洲差不多,估計島上能剩下的野生動物也就是老鼠了。對於新西蘭,環保都只是近幾十年才開始萌生的說法,眼前的這些保護措施,從另一方面說也是新西蘭人對昔日破壞這片土地生態的一種補救。希望有這麼一天,這些動物能不要只能棲息在人跡罕至的邊陲海角,也不要被人們拿「我們這裡現在有500只藍企鵝定居」來沾沾自喜,畢竟這片土地原本就是屬於它們的。

-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以上就是我們看皇家行天翁的遊記,希望大家喜歡。
我們每週三``日的1200咯!

WSZrIVnYBOMl0ZzHlqz3zPrt0zx68kGu.gif

 

喜歡我們的文章就幫忙「分享」吧,

有緣看到我們的文章就「追蹤」我們的FB專頁互動一下嘛~
這都是給予我們寫作的最大鼓勵和支持喔!



喜歡看Queenie,go!的小夥伴出門看動物都會非常順利~
文章版權僅  海獺行游工作室  Queeniego所有,

未經允許不可修改轉載,但歡迎轉貼給跟你一樣愛玩的小夥伴們看唷!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

 

 

前往時間:2018年1月5日
地址:1260 Harington Point Rd, Dunedin 9077新西蘭 ( 顯示Google地圖
電話:+64 3-478 0499
營業時間:10:15-18:15(因季節而改變,詳見官方)
預訂網站:官方網站
價格:皇家行天翁1個半小時Unique Taiaroa  NZ$55.00;藍企鵝 Blue Penguins Pukekura  NZ$35.00

|餐飲評論比較個人,僅提供參考|文章皆是自費,業配分銷皆不考慮撰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ieH 的頭像
QueenieH

Queenie Go!

Queen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