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旅遊期間會發現紐西蘭有那麼幾種標誌性的動物,其中又以鳥類居多,誰讓紐西蘭長期就是被鳥類統治的世界呢(笑)?除了幾乎在野外沒可能見到的KiwiKākāpō之外,本地人便會告訴你一種只有紐西蘭才有的啄羊鸚鵡Kea(就是庫克山Kea Point Track的那種Kea),它是世界上唯一生活在高海拔地區的稀有鸚鵡,少數吃肉的鸚鵡,並且它的名字已經告訴人們它頗具破壞力。這篇我們將要分享在亞瑟山口Arthur’s PassOtira Viaduct Lookout看見野生Kea的可愛回憶。



 

喜歡我們的文章就幫忙「分享」「按讚」吧,這是給予我們寫作的最大鼓勵和支持喔!
我們想要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不是粉絲,
請「追蹤」我的個人FACEBOOK~方便互動且不會漏掉我們分享的快樂遊記喔!
(↓點擊圖片即可前往喔↓)

文章版權僅 © 海獺行游工作室 及 Queenie,go! 所有。(歡迎轉貼連結,但嚴禁修改轉載,如有需求請來信詢問,感谢。)

 

我們第一次看到Kea是在奧克蘭動物園裡,當時很吃驚為了那四隻貌不驚人的鳥居然弄了那麼大一個籠子以及裡面完整的山地模擬生態。我們後來想要在庫克山的「啄羊鸚鵡步道」(Kea Point Track)上試圖尋找野生的Kea,但實際上一隻都沒看見。我們逐漸發現當進入高海拔地區的時候,幾乎大部分景區都會立著類似「禁止餵食Kea」或「與Kea保持距離」的牌子,結果在大部分有這種警示的地方我們都沒看到這種鳥的身影,直到我們輾轉來到西海岸的福克斯冰川小鎮(Fox Glacier),才在餐廳的停車場里第一次偶遇了這種越看越好看的墨綠色鸚鵡。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看到鸚鵡的地點在福克斯冰川鎮為數不多的幾家餐廳Bigfoot Bar And Restaurant門口的停車場,儘管這個地方沒什麼意境,但或許是餐廳&旅館後面就是雨林的緣故,據說經常會有Kea來這裡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遇見扔食物過來的人。我們一開始並沒想到會遇見它們,而只是單純開車過來吃晚飯,停車的時候竟然看到有三隻Kea並排站在一座小木屋上,附近路過的人都認出了它們,人們都顧不得下雨(紐西蘭人完全不怕淋雨)的跑來觀看,而這幾個傢伙則完全無所謂似的該幹什麼幹什麼,徘徊了半天才飛回了森林。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後來我看關於Kea與人類相處的介紹可謂很少有什麼贊美的話,之所以叫啄羊鸚鵡是因為它們具有特別長而且鋒利的喙,經常會攻擊羊群,把羊弄得鮮血淋灕。關於這個習性有兩種說法,一種是Kea會去尋找羊背上的寄生蟲吃,但啄食力道一大就把羊皮啄破了,順便就吃上了羊肉;另一說是它們僅僅是為了貪玩而去攻擊笨拙溫順的羊。不管第一種說法是不是真的,第二種說法確實是站得住腳的,因為Kea的另一個著名之處就是它們對任何東西都有極重的好奇心,它們探索未知的方法就是嘴啄爪抓。福克斯冰川鎮的這個停車場經常會出現車雨刷器、橡膠零件被弄壞甚至被帶走的情況,更不要說垃圾袋被戳破漏一地這種輕而易舉的事情,總之在當地居民眼裡Kea就是混世小魔王,一跑來就是麻煩,與人類的衝突也是過去很多年間Kea數量一直持續下降的原因之一。

-

在南島環遊一圈之後,我們發現近距離接觸Kea最好的地方當屬「亞瑟山口/亞瑟隘口國家公園」(Arthur’s Pass)附近的觀景台Otira Viaduct Lookout,這裡位於峽谷中心的路衝位置,停車場在一個陡坡上面。那裡風呼呼的吹,陽光毫無遮蔽,Kea和人類一樣認為這裡的視野簡直太好,太適合作為觀景台了。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在這裡駐足的人絡繹不絕,停車位幾乎一直都是爆滿狀態,但我猜大部分人並不是衝著看鳥來的。但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鳥,在這個地方都無法無視它們的存在,它們長達50釐米的身軀在你頭頂上滑翔盤旋,發出Keaaaa~Keaaaa的有趣叫聲,它們落在圍欄上和你一起眺望遠景,更有大膽的Kea會慢慢的湊近過來,好奇的看著你,當然也有個別莫名其妙的主兒,會突然跳到你頭頂上用利爪刀上一把,Robin就看到一個蓬蓬頭老外被一隻Kea猛抓了一下,嚇得跳了起來。(也就Robin憋得住,如果我看到估計會忍不住的狂笑吧)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 | 庫克山隱士飯店The Hermitage Hotel的Premium Plus房和Alpine Restaurant

紐西蘭Lake Tekapo住宿推薦 White House(白色度假屋) 客廳無死角看提卡波湖

紐西蘭南島親子景點 Tame Wallabies EnkleDooVery Korna 被小袋鼠萌化吧

紐西蘭奧塔哥半島  皇家信天翁中心(Royal Albatross Centre)看皇家信天翁跟藍企鵝

紐西蘭基督城 柳岸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毛利村寨看戰舞表演吃Hangi/Willowbank Wildlife Reserve

紐西蘭皇后鎮住宿 最佳皇后鎮湖景住宿 Absoloot Value Accommodation

紐西蘭南島自駕游 Lake Tekapo提卡波湖畔的牧羊人教堂觀星及Kohan湖畔餐廳吃鮭魚壽司

紐西蘭奧克蘭跨年住宿 華爾道夫酒店公寓 開窗就能看天空塔

紐西蘭南島自駕遊 但尼丁到皇后鎮的紐西蘭冰壺之都`紐西蘭鬼鎮

紐西蘭奧克蘭跨年旅遊 全球最早跨年城市 拍攝Sky Tower跨年煙火

 

野生的Kea長得很壯實,儘管羽毛被大風吹得稍微有點翻起來,但依然難掩造物主對它的特別眷顧。Kea墨綠色的羽毛並沒有遠遠看上去那麼單調,近看會發現從頭到尾巴的羽毛顏色完成了一個黃色到藍色的漸變,它們翅膀最外側的大片飛羽乾脆就是迷人的水藍色。而當你有幸看到一隻Kea面對著你展開翅膀,會驚奇的發現它們翅膀內側的毛居然是極為鮮艷的橘黃色。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目測這附近有十幾只Kea,與其他種類鸚鵡類似,啄羊鸚鵡從視覺上也很難分辨出雌雄,但會發現有些成雙入對的鸚鵡會表現出特別親暱的樣子,它們相互緊緊的依靠,給對方啄去寄生蟲,以人類的視角來看,Kea夫婦實在是太膩歪了一點(哈哈哈,跟我和Robin有得比喔!)。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我們在野生環境下看到的幾乎都是年輕Kea,而在動物園裡看的則全部是上了年紀的,具體的年齡區分方法就是看它們眼周以及嘴周的蠟膜顏色,年輕Kea有一圈明亮的黃色,這種顏色會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消失變成灰黑色。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除了Kea夫婦之間的情感交流之外,相互打鬥也是它們的重要活動之一,有的是為了爭奪配偶,而更多參與打鬥的都是些年輕鸚鵡,它們這麼做純粹就為了玩。從外人看來,Kea的打鬥充滿了危險動作,它們會從空中直落而下,把對方撲倒,然後用爪子踩對方的身體,張開嘴咬對方的羽毛。當兩只鳥姿態勢均力敵的時候,就會張牙舞爪的互踢,糾纏在一起的兩只鳥幾乎就顧不上旁邊還有人類,打到滿地翻滾才感覺過癮,真是對我們沒什麼戒心。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Kea雖說以吃肉聞名,但其實是雜食性,它們中的很多都在停車場附近的草叢里覓食,吃的大部分還是一些黑色漿果。儘管牌子上寫不要餵食Kea,但用野生Kea正在吃的東西餵一下應該沒問題吧?在我這麼自欺欺人的思考之下,我讓從草叢里折了一把漿果湊到一隻停在岩石上的Kea近前。這只鳥幾乎僅經過了幾秒的猶豫,就湊了過來,開始吃我手中的食物,近看會發現Kea的舌頭如同其他鸚鵡同類一般的靈活,它們會用舌頭把粘在嘴邊的漿果殘渣全部收入嘴中。這種狀態持續了幾十秒之後,也有其他Kea飛了過來,甚至於就降落在我身後觸手可及的地方,這些傢伙的好奇心真的很重,而且真的是不怕人啊。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亞瑟隘口這個地區本身也極美,一條洶湧的山溪貫穿整個山谷,溪水上面飛架一條高架公路,讓我想起我國一些山區的建設,當然紐西蘭這邊大部分這種高級路都是雙向單車道的,沒有我們這邊那麼大刀闊斧。這邊兩側山上有很多大團大團的紅色東西,用望遠鏡一看發現那並不是某種樹葉,而是一種樹的花朵。這種花遍布整個西海岸山區,幾乎就是紐西蘭代表性的顏色。它們給人的觀感有點像是櫻花,緊密的擠在一起,多到可以覆蓋整個樹冠,而當這些花落下的時候,整條路,整片地面都會完全被紅色覆蓋。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在這壯麗的隘口景致背景下,啄羊鸚鵡就像是觀景台上的紀念碑一樣,似乎就是本地的永久守護著,它們堅守著高山上視野最佳的位置,堅守著祖先世代生存在雨林,彷彿也在用一種逍遙自若的態度告訴來訪者它們才是此地真正的主人。當然最後我們不能忘記,儘管在這裡我們輕鬆的看到了十幾只啄羊鸚鵡,但實際上這個物種如今只剩下5000只左右。因此不管它們是不是會去攻擊羊群,也不管它們是不是會讓你修車,甚至於弄翻垃圾,擅闖民宅偷東西,這種世界上最聰明的鳥兒都不該為自己的聰明配上性命。希望有天如果我重返這裡,依然能隨隨便便的就聽到Kea的叫聲,能看到這種低調但美麗的鳥。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

題外話一下,之前說過我去阿拉斯加旅遊之前是一個特別不喜歡動物的人,而且小時候就因為太白目拿食物逗過狗跟公雞而被咬過(本人還被蜜蜂叮過),所以我滿害怕有喙的動物,當時在圍欄看到野生Kea步步向我逼近的時候我真的是寒毛都豎起來了,眼前那可是惡名昭彰的Kea啊,但是Kea在探索你的時候那小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你,特別的可愛,至今和Kea四眼相交的那一幕是我對紐西蘭少數的好回憶之一呢。

-

紐西蘭南島arthur's pass  亞瑟山口偶遇野生啄羊鸚鵡Kea

Queen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